按摩动态
返回>>

怪不得白云第一次见蓝天的字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浏览次 作者:石家庄按摩

伸懒腰时忽然发现,学校的木芙蓉开得好绚烂了。蓝天极喜欢这种落花纷飞的场景,尤其是白云站在他身旁的时候。
 
“小天,画美女呢这么认真,放学了都不走,这可不像你哦!”才刚下课白云就从隔壁班兴冲冲地跨进来,一如既往地拿蓝天开涮了。“没,就是涂鸦。”蓝天清秀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安,慌忙把桌上的半成品夹进课本。“那,我们要一起走吗?”
 
在蓝天的印象中,白云从来都是一个另类的女孩。有一次,蓝天正在练习朗诵,一只飞虫莫名地撞进他口中,白云就那么用手一拍他的肩膀,他就那么猛地一咽口水,顿时,一股痒痒的感觉卡在他的喉咙,恶心毙了。白云倒是幸灾乐祸:你那么瘦,怕啥,多添点蛋白质呗!然后捂着嘴兀自笑开去。蓝天却是又好气又好笑又没辙。
 
“好啊,我最近忙着画画,确实是挺久没送你回家了呢。”蓝天匆匆收拾了东西,追上白云。一路上,俩人都没怎么说话,走到一半,白云突然停下来,大声嚷嚷道:“不对呀,你什么时候有送过我回家哦!”
 
蓝天被白云的乍乍呼呼吓得不轻,手心直冒冷汗,连书包都被握出了一个淡淡的水印。“没有吗?兴许我记错了吧!”蓝天随便找个借口糊弄了过去。他怎么敢让白云知道,每天放学,他都会尾随着白云,直到她平安到家才离开,一天三回,风雨不改。蓝天一直渴望光明正大地送白云回家,而现在她就走在他身边,他却心跳得厉害,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该死的尴尬氛围。
 
“听说你喜欢木芙蓉,是吗?我也蛮喜欢的呢!”白云正在努力地寻找话题,大脑不得不加速运转。“嗯,我们村口就有一棵,爷爷小时候种的,当时他还跟村里的小伙伴们开玩笑说他是在种他自己呢,爷爷想种好多好多盗版的自己,一个帮媳妇做家务,一个帮媳妇按摩,一个逗媳妇开心,一个……
 
这样他这个正牌货就可以有好多好多的时间陪着奶奶去逍遥快活了。”村口真的有一棵木芙蓉,很大很茂盛,白云见过,她在上面靠过,还读过不知名的人在树上刻下的那些小心情。原来,那些刻痕属于蓝天,怪不得白云第一次见蓝天的字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快到家了,白云挥手跟蓝天告别。蓝天耸耸肩就调头走人。数到二十下,蓝天还是没回头,白云有些难过,失落地拐过了墙角。数到二十四下,蓝天猛地转身,愣愣地看着白云消失的墙角,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果然是这样呢,白云从来都没有有想过要回过头来看一看,也从来都不曾发现背后的自己。也许有些时候,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两颗早已默许彼此的心才会迟迟不能在一起。
 
蓝天书桌上摆放的两个纯玻璃相框,分别嵌着他画的两只蝴蝶。他和白云,多半就是这样的吧,看似隔着一面玻璃,却也隔着一段距离,什么时候能真正飞到一起,又有谁知道呢!蓝天从书包翻出那幅半成品,小心翼翼地抚平了,提笔继续勾勒他脑海中最美的镜头,完全没有注意到窗外那道劈在远山的闪电。
 
“轰”的一声响雷炸开了,蓝天的心都要蹦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雷声这么大,白云肯定会怕的!蓝天急得团团转,最后一头撞出门去。白云浑身打着冷战,心底的恐惧被无限放大,是呢,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有几个女生能够真正摆脱脆弱?记忆越浮越多,在脑海中轮番播放。
 
从前,每每打雷时都有姐姐的温馨细语和柔软怀抱,可如今姐姐已为人妻,父母远在外地,家里就剩自己一个人了,该怎么熬过这撕心裂肺的夜呀!白云用被子把全身裹得结结实实的,不敢看一道又一道耀眼的闪电,不敢听一声又一声的响雷,不知道这种折磨何时才能消停。
 
只是忽然,天空亮起了七彩的烟火。白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顾不上害怕,卷着被子挪到窗前,一定是哪个女生和她一样怕雷,她男朋友才想出这个浪漫的法子吧!烟火放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雷声慢慢隐去。还好明天是周末,要不然放烟火的人该挨批了,白云想。虽然是别人家的烟火,但也冥冥中解除了白云的恐惧了。这一晚,白云睡得很踏实。看着白云房里的灯重又熄灭,蓝天长长地舒了口气,嘴角扯出了愉悦的笑。
 
村口的木芙蓉又新添了些字。对于高三学子来说,高考永远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它意味着旧时代的结束,也昭示着新生活的开始,而最令人头痛的无非是离别。这个夏天,蓝天和白云也毕业了。“什么时候走?”
 
或许是太过不舍,一出校门,蓝天便迫不及待地发问。“明天,怎么,你要来送我?”白云笑了,笑得楚楚动人,却猜不透她笑里的是期待或是其他。“不了,女生最怕那种分离的场合了,你这么爱哭,难保你会舍不得我,蹭我一身的眼泪和鼻涕,那我可就亏大了。”
 
自称脸皮厚过橡皮擦的白云,此刻脸上正有一层红晕氤氲开去,映着阳光,嫩极了,就像水蜜桃味的布丁。“不过也没关系啦,我是蓝天,你是白云,不管晴雨,你都可以在我的世界里撒野哦。”也罢,这是一个爱开玩笑的破年纪,谁会真的去在意那风轻云淡的许诺?
 
蓝天来到久违的村口,他还是没能提起勇气去送白云,凌乱的思绪终于可以稍稍地散播在风中了。而此时,白云也该坐在开往另一座城市的列车上了,蓝天想。夏天的气息越来越弱,木芙蓉依旧落得纷纷扬扬。
 
蓝天想绕着大树走一周,怎奈每走一步,涩涩的眼泪都会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坑,像极了蓝天心上的痕,浅浅的,却终究是伤了,痛。蓝天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他刻过的那些字:那年夏末,我的心底就开始住了你。我是蓝天,你是白云,不管晴雨,都让你随意在我的世界里撒野。
 
你是白云,我是蓝天,不管你到哪里,总在我的视线里。末了,蓝天愣了一下,怎的还有一段?再仔细看看:我是白云,你是蓝天,无论我飘向何处,都飘不出有你的世界,纵然去得匆匆,不曾留下联系方式,但,我愿倾我一世眷恋,待你共剪西窗红烛。
 
白云走了,却把她的心留下了。
 
蓝天举起手中的画,映着蓝蓝的天空,一棵很大很茂盛的木芙蓉,它的花瓣随风飘飞,而那纸上的满满留白,不正是白云么?蓝天抚着粗糙的树干,继续念道:就让我们的记忆飞舞吧,随风没入这个残夏里,开在来年的花季。念着念着,蓝天更蓝了。
 
“哥,村口的木芙蓉开了。”细雨看着蓝天,认真说道。
 
蓝天放下手中的信,望向窗外,却是喃喃自语:是呢,白云说她要回来了。看着哥哥日渐沉默,细雨心里泛起了微微的疼。
 
火车里。蓝天,我回来了,我没有食言呢。白云把这四年来蓝天写给她的信放在膝盖上,细削的右手轻抚着。蓝天寄来的信一个月一封,不多,却也不少。每一封都倾注了蓝天的绵绵情意,那些清凉入心的情诗情句,伴随白云走的这四年,却更加诗香浓郁了。
 
但,白云从来没回过信,因为她怕自己熬不下去,会忍不住放弃坚守多年的信仰,而且,她始终相信,他们的命运是紧紧缠绕着的,剪不断,也不必剪。
 
其实白云只给蓝天寄了一张内容只写了一个日期的信笺,她相信,蓝天一定会懂。但她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是坐班车走的,却是坐火车回来的。
 
蓝天不安地等在车站出口,难以抑制的激动让他握着细雨的手是越来越湿了。“哥,瞧你也就这点儿出息,难怪能眼睁睁看着云姐姐走却没胆量挽留呢,连个电话号码也没敢问,真的是有够耸的啊。”细雨无奈地笑了笑。
 
蓝天轻咬着下唇,没说话,天知道他有多紧张。想着心爱的可人儿就要出现了,他这心里就蹦突蹦突地打鼓呢!车辆一部接一部进站了,出口的人也走了一批又一批,期盼中的那个身影却始终没见。“哥,咱回去吧,好么?”
 
细雨轻轻扯着蓝天的衣袖,虽然,没有见到白云,她也很失望。这几年,哥哥一直念叨着白云,他的房间里挂满了蝴蝶像,只因白云对蝴蝶情有独钟。许是听得多了,细雨终于发现,她这个没心没肺的青春美少女,竟然迷恋上了哥哥的心上人了,这是多么可笑又悲催的事情。纵使不是天方夜谭,也足够让人啼笑皆非了。呵呵,这条暗恋的路,到不了头了吧。
 
良久,蓝天才开口:“雨儿,你先回去吧,我想去转转。”细雨知道蓝天难受,也只能先行离开了。
 
踏上阔别已久的小道,踩在厚厚实实的花瓣上,一切都还像原来的样子,只是每走一步都那么沉重,就像她和他的感情,每走一步就更深一分。白云放下手中的行李箱,缓缓走到木芙蓉下,双手颤抖地抚触着布满刻痕的树干,眼泪终是没能藏住,吧嗒吧嗒大颗地往下掉。
 
蓝天啊蓝天,我走的这么些年,你的心里是不是也像这树干一样遍体鳞伤?是我太自私了吧,你把我们的爱守得那么牢,我却只看到了你的微笑而忘了人性天生的脆弱。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怎么做……
 
蓝天的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难受得几乎要窒息。他一直满怀自信地认为,是白云,就该在蓝天里漂浮,白云也只有流浪在蓝天的世界里,才能白得纯粹无暇,不是吗?走着走着就蓦地停下了,眼里是满满的震惊。
 
那个清瘦薄弱的背影,没在期盼中出现却跪靠在这里,那个自己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女孩,终是回来了,她没有食言。蓝天悄悄地红了眼眶,深呼吸,再呼吸,轻轻地走到她身后10公分远的地方,伸出的双手又放下。
 
似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挣扎,蓝天颤颤巍巍地重新伸出双手,就在白云的呆愣和惊愕中搂住了她,搂住了这个离开好久的人,低头深深地埋在她的颈椎上,闻着那熟悉的发香,真好,终于回来了呢。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就知道”,蓝天说。感受到颈椎传来的温温湿意,白云喜极而泣了,轻轻覆上蓝天的手腕:“是啊,我们约定好的,不是么?让你等了那么久,但是我不会向你道歉,以后换我守着你,再也不能离开你,可好?”蓝天环着白云的手又紧了几分:“自然是要的。”蓝天微微一笑,幸福晕了开去。此时,白云正飘,蓝天刚好。
 
细雨站在远处,着实感动了一把,可一想起自己这段无果的暗恋,又苦笑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谁都没有错,幸好还来不及说出口,幸好谁都没来得及受伤害。如果,当年我对他的信任能够多一点,至少现在自己就不会是看着别人幸福的那一个了吧!
 
想着想着,身后一股强大的拉力猛地转过她的身子,接着鼻子就撞上了一个温热的胸膛。“呃,和风!你……”细雨完全惊呆了,这不是那个她等不来的超级无赖么,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小细细,怎么不认识我啦,看人家蓝天和白云抱得多亲密呀,你就不能给我点反应么,好歹人家想你想得心都痛了。”和风嘟着嘴,手却一刻不停地把玩着细雨的长发。细雨重重地打了和风左肩一拳:“你个死小子,还回来干什么!”细雨怒气冲冲,直朝他瞪眼,可惜人家当作看不见呢。
 
“小细细呀,看来你还是蛮想我的嘛,好啦好啦,你都不知道要是没有云姐家里人还真不一定放我出来遛遛呢。”细雨真的是哭笑不得,真不知道她当初是发了多高的烧才会找上这么个混账小弟弟当男朋友。
 
那时和风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向细雨表白,奸计得逞还要死不死地扔下一个炸弹:泡妞就要拉得下面子,耍得了无赖,装得了风骚,还要哄得了小娇。这句话让细雨一度成为学校的热点话题。
 
“你和云姐姐一起回来的,那你们……”“嘘”,不等细雨把话说完,和风就用食指堵住了她的唇,又用拇指摩挲着细雨的侧脸,“小细细,白云是我堂姐,时光短暂,我们就不要提其他人了,专心地抱我一下好吗?”看着和风憔悴的面容,细雨心里充满了疼惜,于是就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靠在和风的胸膛,数着他温热的心跳,细雨忽然想明白了。当自己竭力追逐遥不可及的远方时,却忘了是身边的和风吹散了自己的疲惫,驱散了满心的燥热,何不停下脚步,用心感受一下风的气息呢!想到这里,细雨闭上了双眼,也许和风的回归就是为了让我忘却那一段苦涩的禁忌之恋呢。如果这个无赖这次真的做好了,那么给彼此一个机会又有何不可!慢慢地,细雨的嘴角高高地扬起了。
 
我一直以为紧跟你的步伐,就能随你天涯;我以为紧锁你的目光,就能近你心旁,却不知我一直在你心上。以后,我一定要无赖到底,赖得你无处可逃,赖得再也没有离开的借口。和风想道。